全文檢索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新聞動態
孫小燕等:土地托管能否帶動農戶綠色生產?
發布時間:2019-12-06  瀏覽次數:  來源:中國農村觀察  

一、引言


 

推動農業綠色發展,促進農業由“量”到“質”深刻變革,是全面落實綠色發展理念,實現鄉村振興的必然選擇,也是農業自身發展問題倒逼下的客觀要求(陳錫文,2017;于法穩,2018)。農戶作為農業綠色生產的決策者與執行者,其生產行為能否“綠色化”無疑是農業綠色發展的關鍵(周潔紅等,2015;董瑩、穆月英,2019)。但目前,經營耕地10畝以下的農戶有2.1億戶(韓俊,2018),兼業化、小規模分散經營依然是中國農業經營的主要形式,該經營形式下的小農戶綠色生產意愿與生產能力普遍不高(蘭婷,2019)。因此,如何科學、合理地引導與帶動農戶尤其是小農戶從事綠色生產,成為推動農業綠色發展的核心(龔繼紅等,2019)。


學者們多角度、多層次研究了農戶綠色生產帶動機制,研究成果頗為豐富。但大多數研究或沒有明確區分經濟個體心理認知與行為的差異(Thau et al.,2013),或研究基于“提升采納意愿,進而提高采納水平”的邏輯。這種通過意愿提升,進而提高農戶主動采納水平的路徑是促進農戶綠色生產的根本路徑。但由于農業綠色生產技術具有正外部性、投資大、收益期長等特點,大部分農戶采納意愿較低(鄒杰玲等,2018),且采納意愿與采納行為之間還可能存在一定的“脫節”或悖離(姜利娜、趙霞,2017)。因此,這種逐步提高意愿,進而提高采納水平的路徑,雖是一條促進農戶綠色生產的根本道路,但需經歷一個持續、漫長的過程。


鑒于此,本文從服務組織角度以土地托管為例研究農戶綠色生產行為帶動,在明確土地托管帶動托管農戶綠色生產機理的基礎上,采用傾向得分匹配法(PSM)實證研究土地托管對托管農戶綠色生產的帶動效果。在研究土地托管帶動不同綠色生產意愿托管農戶尤其是無綠色生產意愿托管農戶綠色生產行為效果的基礎上,進一步研究不同托管類型(全托管、半托管)對托管農戶綠色生產行為帶動效果差異、土地托管帶動不同綠色生產技術效果差異、土地托管帶動不同要素稟賦托管農戶的效果差異。本文的研究結果有益于拓寬推動農戶綠色生產的研究視域,筆者以期通過本文的研究找到一條不同的帶動農戶綠色生產的行為路徑,為實現綠色興農、促進小農戶與現代農業有機銜接提供重要的實踐參考。


 

二、理論框架與計量模型


 

(一)理論框架

1.土地托管帶動托管農戶綠色生產的機理。一是土地托管可帶動有綠色生產意愿無綠色生產能力的托管農戶從事綠色生產。土地托管相對于其他農業生產性服務,規模化、專業化、綠色化優勢明顯(羅必良,2017)。且服務組織配有大量綠色生產機械,可以以較低價格向農戶提供全程化綠色生產服務,帶動托管農戶從事綠色生產。


二是土地托管可以向無綠色生產意愿但需要生產性服務的托管農戶導入綠色生產要素。由于綠色生產技術投資大、收益期長及農戶兼業化現象的普遍存在,目前大部分農戶綠色生產意愿較低且需要大量機械替代型生產性服務。因此,托管組織在為這部分農戶提供機械化服務的同時,完美地將綠色生產要素導入農業生產,帶動了無綠色生產意愿農戶生產方式的綠色轉變。


2.土地托管對托管農戶綠色生產帶動效果的組間差異。一是不同類型土地托管對托管農戶綠色生產帶動效果存在差異。本文依據服務環節的多寡,將土地托管劃分為全托管、半托管。由于全托管服務環節多,可提供的綠色生產技術種類多,而半托管服務環節少,可提供的綠色生產技術相對較少,因此,全托管服務帶動托管農戶綠色生產的效果要好于半托管。


二是土地托管對不同農業綠色生產技術的帶動效果不同。本文選取種子包衣、測土配方施肥、深松作業、綠色防控、秸稈還田等覆蓋農業生產主要過程的五項有代表性的農業綠色生產技術進行研究。包衣種子為技術密集型產品(且對勞動投入無替代),農戶采納方便,故土地托管對種子包衣技術采納的帶動效果不太顯著。測土配方施肥主要為技術密集型服務,小規模農戶采納成本較高,故土地托管對該技術采納的帶動效果較好。深松作業為機械類服務,資本替代勞動的屬性明顯,土地托管對該技術采納的帶動效果較明顯。綠色防控為機械類服務,具有規模連片服務優勢的土地托管組織對小農戶采納該技術的帶動效果明顯。秸稈還田為機械類服務(李衛等,2017),該服務較強的服務需求及多樣化的供給組織使得土地托管對托管農戶采納該技術的帶動效果不明顯。綜上,土地托管對綠色防控的帶動效果最好,其他依次為深松作業、測土配方施肥、種子包衣、秸稈還田。


三是土地托管對不同要素稟賦托管農戶的帶動效果存在差異。本文采用經營規模、家庭收入結構、資本擁有量三個指標考察農戶土地、勞動、資本等農業生產要素稟賦。經營規模不同的農戶采納綠色生產技術的意愿不同,土地托管組織可以更好地發揮規模連片服務優勢,以較低的服務價格和較高的服務質量帶動無綠色生產意愿的小農戶從事綠色生產。糧食收入占比越低的農戶(如大量兼業戶),愿意將勞動、資本投入到農業生產的意愿越低,土地托管對這類農戶采納綠色生產技術的帶動效果可能越顯著。農戶資本擁有量越少的農戶越傾向于采納機械類服務,從而也越容易在客觀上采納農業綠色生產技術。


(二)計量模型

已有研究多使用二元或多元選擇模型等估計農戶綠色生產技術采納影響因素,然而,這些模型不能很好地解決樣本自選擇問題且難以進行反事實分析。為此,本文使用傾向得分匹配方法(PSM)對托管農戶綠色生產技術采納進行估計。


為盡可能保證假設成立,本文采取以下幾種方法:一是盡可能包括影響農戶購買土地托管與采納綠色生產技術的控制變量,以減少可能存在的誤差;二是按照傾向得分的共同取值范圍進行匹配,去掉無法匹配的樣本;三是分別用五種不同的匹配方法進行傾向得分匹配,保證結果的穩健性。


 

三、數據來源、變量選取及描述性統計


 

(一)數據來源

本文所用數據來自課題組成員在2018年11月~12月對河南、山東、安徽、河北及江蘇5省15縣(市、區)45鄉(鎮)90村1161個小麥種植戶的問卷調查。本調研采取多階段分層抽樣與隨機抽樣相結合的方法。在剔除無效問卷、關鍵信息遺漏問卷、出現邏輯錯誤及變量缺失等問卷后合計收回有效問卷1126份,其中購買土地托管的農戶470個,未購買土地托管的農戶656個。


(二)變量選取

1.被解釋變量。本文被解釋變量是托管農戶綠色生產采納情況,以托管農戶是否采納某項綠色生產技術來衡量。文中主要選取種子包衣、測土配方施肥、深松作業、綠色防控及秸稈還田等五種綠色生產技術,以“是否采納某項綠色生產技術”來衡量該技術的采納情況;以“是否綠色生產”,即是否采納除秸稈還田以外的任一綠色生產技術,來衡量托管農戶總體綠色生產情況。


 

2.核心解釋變量。本文將“是否購買土地托管”定義為“農戶向托管組織購買了三個及以上環節的服務”(服務環節包含農資、耕、種、防、收等)。


3.控制變量。本文選取戶主個人特征(年齡、受教育水平、身體健康狀況)、農戶家庭特征(農業勞動力數量、兼業狀況、糧食收入占比)、經營特征(經營規模、土地細碎化程度、灌溉條件、農機種類)、社會特征(親戚朋友是否公務員、是否與當地農機戶熟悉)、組織特征(是否加入合作社、是否與龍頭企業合作)作為影響農戶購買土地托管及采納綠色生產技術的控制變量。


(三)樣本農戶特征比較分析

由描述性統計可見,購買土地托管農戶采納種子包衣、測土配方施肥、深松作業、綠色防控及秸稈還田的均值分別比未購買土地托管農戶高出0.125、0.175、0.235、0.232及0.038,且購買土地托管農戶的綠色生產均值顯著比未購買土地托管農戶高0.392;控制變量方面,兩組農戶除土地細碎化程度沒有表現出顯著性統計差異外,其他控制變量均表現出顯著性差異,購買土地托管農戶比未購買土地托管農戶的年齡更大,受教育水平更高,身體健康狀況更差,家庭擁有的農業勞動力更少,家中外出務工或經商的更多,糧食收入占比更低,經營規模更小,灌溉條件更差,農機擁有種類更少,親朋是公務員的更多,與當地農機戶熟悉的更少,加入合作社的更多,與龍頭企業合作的更少。


 

四、實證結果分析


 

(一)農戶土地托管購買決策方程估計

由Logit模型的估計結果可以看出,就戶主個人特征而言,受訪者年齡越大、受教育水平越高、身體健康狀況越差的農戶越傾向于購買土地托管;就農戶家庭特征來說,農業勞動力數量越少、兼業狀況越好、糧食收入占比越低的農戶越傾向于購買土地托管;就經營特征而論,經營規模越小、土地細碎化程度越高、灌溉條件越差、擁有農機種類越少的農戶越傾向于購買土地托管;就社會特征來看,親戚朋友是公務員、與當地農機戶更不熟悉的農戶更傾向于購買土地托管;由組織特征可見,加入合作社、不與龍頭企業合作的農戶更傾向于購買土地托管。


(二)共同支撐域與平衡性檢驗

1.共同支撐域。購買土地托管農戶與未購買土地托管農戶的共同支撐域為[0.0624,0.9631]。為更好地體現匹配效果,本文在匹配方法上選擇最近鄰匹配(1~4匹配)、卡尺匹配(卡尺范圍0.06)、核匹配(帶寬0.06)、局部線性回歸匹配(帶寬0.8)和樣條匹配五種方法。上述五種匹配方法下購買土地托管的農戶樣本損失量均為2個,損失較小,共同支撐域令人滿意。


 

2.平衡性檢驗。Pseudo R2值、LR統計量、p值、控制變量的均值偏差、控制變量的中位數偏差均顯示匹配是成功的。


 

(三)土地托管帶動托管農戶綠色生產的效果分析

1.土地托管帶動托管農戶綠色生產的總體效果。購買土地托管的農戶與如果沒有購買土地托管相比,其采納種子包衣、測土配方施肥、深松作業及綠色防控四種綠色生產技術中任意一種技術的可能性顯著增加了38.9%~40.0%。


 

2.土地托管可帶動不同綠色生產意愿的托管農戶進行綠色生產。土地托管可帶動有綠色生產意愿托管農戶從事農業綠色生產,購買了土地托管服務的有綠色生產意愿農戶與若沒有購買土地托管服務的情況相比,從事農業綠色生產的可能性提高了40.5%~42.2%;同時,土地托管還可以帶動無綠色生產意愿但有生產性服務需求的托管農戶客觀上采納綠色生產技術,購買了土地托管服務的無意愿農戶與若沒有購買土地托管服務的情況相比,從事農業綠色生產的可能性提高了38.7%~40.3%。


 

(四)土地托管帶動托管農戶綠色生產效果的組間差異分析

1.不同土地托管形式帶動托管農戶綠色生產的效果存在差異。全托管對托管農戶綠色生產技術的帶動效果很大,農戶購買全托管之后其綠色生產可能性比如果不購買全托管提高了71.7%~73.6%;半托管的帶動效果雖然整體低于全托管,但購買半托管后農戶綠色生產的可能性得到大幅度提高(達到51.2%),比不托管高出31.0%~31.4%。


2.土地托管對不同綠色生產技術采納的帶動效果存在差異。農戶購買土地托管與如果不購買土地托管相比其采納種子包衣、測土配方施肥、深松作業、綠色防控及秸稈還田的可能性分別顯著增加了11.8%~12.5%、19.0%~19.3%、21.9%~22.2%、23.3%~24.0%及10.2%~11.4%,總體而言帶動效果強弱依次為綠色防控、深松作業、測土配方施肥、種子包衣、秸稈還田。


 

3.土地托管對不同要素稟賦托管農戶的帶動效果存在差異。就經營規模而言,土地托管對經營規模10畝以下的托管農戶綠色生產的帶動效果整體要好于經營規模10畝及以上的托管農戶。就糧食收入占比而論,土地托管對糧食收入占比20%以下的托管農戶綠色生產的帶動效果整體要好于糧食收入占比20%及以上的托管農戶。就農機種類來看,土地托管對擁有0~1種農機的托管農戶綠色生產的帶動效果整體要好于擁有農機種類1種以上的托管農戶。綜上,土地托管對經營規模較小、糧食收入占比較低、農機擁有種類較少的小農戶帶動效果更好。


 

五、結論與啟示


 

研究結果顯示:①土地托管不單可以向有綠色生產意愿的托管農戶提供綠色生產服務,還可以向無綠色生產意愿但有生產性服務需求的托管農戶導入綠色生產元素;②不同的托管形式帶動托管農戶綠色生產的效果存在差異;③土地托管對不同綠色生產技術采納的帶動效果存在差異;④土地托管對大量小規模、分散化、兼業化經營的小農戶帶動效果更好。

本文得到以下啟示:第一,各地要大力支持土地托管發展,尤其應對托管組織綠色生產設備購置、服務提供給予鼓勵、補貼或項目傾斜;第二,政府要重點支持可以提供綠色防控、深松作業、測土配方施肥等服務的土地托管組織和那些可以提供全程綠色生產服務的托管組織;第三,土地托管推廣應對小農戶給予充分關注,應重點提高小農戶對土地托管的認知。

【打印此文】【加入收藏】【關  閉】
版權所有:江蘇省農業農村廳 江蘇省綜改辦
建設單位:江蘇省信息中心 技術支持:南京南大尚誠軟件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揚州市廣陵區委農工辦 0514-87022716 江蘇省信息中心 025-86631399
蘇ICP備14007976號-2
ag环亚国际网址下载-AG88环亚国际娱乐